首頁 > 重慶 > 正文
媽,我要上一線!媽媽,請原諒我選擇留下……
02-01 09:11:30 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

“我本應上一線,因為我是醫生!但請別告訴我媽媽,因為我也是女兒……”

“媽媽,請原諒我選擇留下。”

“一線需要我們,媽媽,我們只能年后再去看您了!”

疫情發生以來,一段段普通又平凡的對話讓我們淚目;一個個淳樸但真摯的故事讓我們感動。疫情面前,他們的選擇讓我們懂得,什么是大愛,什么是忠孝。

80歲母親做完手術,他卻無暇盡孝

“國家有難,自當舍小家為國家”

舍小家.jpg

1月29日,是陜西省援鄂醫療隊抵達武漢的第4天。西安市第四醫院感染科醫師趙立群作為醫療隊第三組醫師組副組長,不僅要自己熟練掌握防護服穿脫流程,還要保障每位組員做好自我防護。在他全力以赴為進駐“主戰場”武漢市第九醫院,展開醫療工作做最后準備的時候,心里一直惦記著一個人——他剛做完手術的母親。 

陪母親.jpg

離開那天,醫療隊抵達機場準備出發,確認母親病情穩定后,才撥通母親電話:“媽,對不起,我一直在醫院處理感染疫情,害怕互相傳染,我沒敢回家也不敢去伺候您。疫情嚴重,疫區需要更多的醫生,今天我要和其他醫生一起去武漢抗疫了……”聽著兒子的聲聲道歉,母親雖萬般不舍,也只能聲聲叮囑,“國家有難,自當舍小家為國家。”

十一年未能回家過年的她選擇上一線

“在夢里,我夢到了媽媽暖暖的美食。”

暖暖的美食.jpg

“閨女,你已經有十一年沒有回山西老家過年了,回來一定要多穿點呀!你在外面那么多年,估計早就忘了大同的冬天有多冷了吧!”

這是過年前,山東省胸科醫院醫學檢驗部王曉蕾收到母親的信息,父親早已不在,唯獨母親一人,濟南的天氣有些陰冷,也讓王曉蕾更加很想念自己的母親,在夢里,夢到了回家和母親一童吃飯過年。

但她母親不知道的是,當天一大早,王曉蕾把預計大年三十到家的火車票和返程票全退了。寫給了母親一封信:

“對不起媽媽,我還是選擇留下。

就在同時,得知所有副主任可能需要參加春節應急輪值。我知道,醫院的所有同志,為了控制疫情,已全部備戰。媽媽,此時此刻,我再也不是非典當年那個有心無力的學生,再也不是甲流當年那個剛剛參加工作的青年。我是一名有17年黨齡的中國共產黨黨員,我更是一名有義務、有責任、有勇氣留在這個戰場上的戰士!

媽媽,這一刻,我選擇留下!

永遠愛您的女兒!”

白天在一線,晚上回家跪守“天堂媽媽”

“媽媽,說好的一起戰斗呢,您怎么能失約了呢?”

“世上只有媽媽好...”1月29日上午10點多,一個特殊的電話鈴聲響起,這是馬衛芬專門為母親設置的鈴聲,方便在紛繁的工作電話中區分出母親的信息。一天前,她身患重病的母親陷入了昏迷,這個特殊的電話是身處繁忙工作中的她和病危中的母親維系的紐帶。

晚上守.jpg

心神忐忑中,馬衛芬接通了電話,“媽媽走了,你快回來吧”。電話里傳來了弟弟的哭泣聲。此時,她正在醫院布置疫情防控工作,原本打算處理好手頭的工作就回去照顧母親。“媽媽,說好的一起戰斗呢,您怎么能失約了呢?”“再有一會我就可以回來看您了,為什么不等我見您最后一面啊!”她失聲痛哭起來。

迎著同事們詫異的目光和關切的問詢,按捺住心中的傷痛,馬衛芬擦干了眼淚,輕輕的說了聲“沒事,我們繼續”。一個多小時后,交接完手頭的工作,她才找到了院長請假,飛奔回家。

嚴慈.jpg

晚上跪守在母親靈前,她回憶起了母親生前的音容笑貌。母親既是一位慈母也是一位嚴母。馬衛芬說自己不后悔,因為自己是一名共產黨員,是一名醫務工作者。現在國家正是需要的時候,必須履行自己的使命和擔當,相信在天堂的媽媽也不會責怪自己。

“因為母親她從小就告誡我,要做個有責任、有擔當的人。”

反復折返選擇留下

“我可以上!但請別告訴我媽媽……”

可以上.jpg

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有年輕醫生發信息:“魏主任,有需求叫我,我可以加班,不過別告訴我媽媽,省得她擔心”。

有多少醫務工作者此刻正瞞著家人,奮戰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最前線。

已經踏上返鄉旅程的吳小艷擔心有孩子的同事上一線有負擔,決定折返。

沒成家.jpg

“我沒成家,也沒照料孩子的負擔,大家都在戰斗,只有在戰場上,我才能安心過好年” 。

19歲女大學生請纓排查“母女檔”

“媽媽一個人很累,我很心疼!”

這兩天,全市各地都在開展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社區排查防控工作。在重慶北碚區朝陽街道新房子社區的樓棟長隊伍中,有一對“母女檔”,她們配合默契,積極參與聯防聯控、排查摸底、宣傳動員等工作。

母女.jpg

“母女檔”中的女兒名叫甘雪黎,是一名19歲的女大學生,她主動請纓加入到排查工作,“看到媽媽一個人挨家挨戶去排查了解情況,我很心疼,我想陪著她。”

敲門.jpg

“面對疫情,大家肯定害怕,我心頭也是害怕的,但是我媽媽身為樓棟長,必須去排查防控,調查他們的身體健康,我是她的女兒,我也可以。”

除夕夜暈厥在崗位上醒來

“媽媽你放心,我很好。”

除夕之夜,有一群人奔忙在燈火璀璨的夜色里,守護著市民的平安。

在重醫附屬永川醫院,一群醫務工作者堅守崗位,將除夕夜變成了忙碌的一夜。

放射科技師袁銘婧,已在醫院工作11年。因為節假日值班人員較少,病人比較多,她在幾個診室間連軸轉。

令人心疼的是,她因為來回跑工作量實在太大,同時自己在操作時又戴著口罩,最終因供氧不足暈厥。

我很好.jpg

在急診室醒過來的時候,她掏出手機給媽媽發了個短信:“媽媽你放心,我很好。”

上游新聞·重慶晨報記者 張皓 綜合報道

【免責聲明】上游新聞客戶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系。

  • 頭條
  • 重慶
  • 悅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周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

梦幻炸金花带不带王